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旅行文化
葛峪堡军事重镇
时间:2019-02-15 16:02:07来源:村村乐作者:
这里山峰林立,沟壑纵横,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峰就有82座。其北、东北、东南是相连的猴儿山和凤凰山;西北、西、西南、正南是连绵的梁山、章家梁山;西堡墙外是滚滚流淌的西河(当地人的俗称),乱泉河由东北流向东南。明廷的战略防御政策和这里独特的地理条件,遂成就了军事意义上的葛峪堡。葛峪堡始建于明宣德年间(1426年1436年),这个时期,正是明政府对北元残余势力由主动的军事进攻转为依赖各边的城堡、设施等进行被动防御的阶段。   据《宣府镇志》和《宣化府志》载:葛峪堡,宣德五年(1430年)土筑,高二丈六尺,周长三里三百步;城楼三座,城铺四座,堡开南、西二门,南门称永安、西门称永宁,均建有瓮城。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增修,万历六年(1578年)包砖,此时葛峪堡扩至城周四里二百九十二步,高三丈五尺。葛峪堡还建有五座属堡:趄柳树、水地、张全(今张全庄)、范家庄、王家庄(鲍家庄)。   明朝中期以后,葛峪堡属宣府镇中路,并成为中路的路城。之所以称为路城,是因为这里驻有中路的最高军事长官中路参将。《宣府镇志》载:文皇帝永乐七年(1409年)置镇兵将领。宣府逼近胡虏,特承印专制者,曰:镇守总兵;独守该镇一路者,曰:分守参将   明时的宣府中路,东接龙门关、西拒张家口、南连镇城、北距沙漠,广一百三十里,轮三十五里。从明宣德朝开始,中路形成了以葛峪堡为中心,赵川堡、大白阳堡、小白阳堡、羊房堡、青边口堡、常峪口堡及其属堡在内的扇形防御体系。它西连西路的张家口堡,南接镇城(宣府城),北靠北路的独石口,东、东南分别与龙门、雕鹗、保安等堡城相接,军事行动上十分便于相互策应。到了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后,明廷将原来的五路分成八路来镇守宣府边,其时葛峪堡驻参将一员,守备一员,分戍城堡十一:葛峪堡、大白阳堡、小白阳堡、青边口堡、羊房堡、常峪口堡、赵川堡、隆门关、龙门卫城、金家堡等,本路官军五千一百九十四员名。葛峪堡西城墙从明宣德年间开始到万历年的近200年的时间里,明廷对葛峪堡的军事防御十分重视,并配备了重兵和强大的火力。据《宣府镇志》载:(堡内)存籍官军八百一十六员,实操官军八百八员(配有)制胜将军(一种威力较大的火炮)五个、平虏将军(一种威力较大的火炮)十八个装备明显强于其他各堡。   为加强葛峪堡的防御,明廷还对其外围塞垣(长城)进行了多次修筑,利用高墙、深池、关隘要塞,据以自守。其时葛峪堡所辖长城东起赤城,西至张家口,边垣一百七十九里,边墩二百二十九座,卫口一十三处。(引自《宣化府志》)   清朝建立后,北边安定。顺治十三年(1656年)改中路为龙门路,辖龙门城和葛峪、赵川、雕鹗三堡。此时,路城已移至龙门城,葛峪堡内设守备一员,官军数额均有裁减,但其战略位置仍就十分重要,《宣化府志》中这样说:本堡(葛峪堡)为龙门一路之中,内外止隔一墙,入犯甚易。常峪当河口之卫,青边实内外戒严之地且逼近镇城,与羊房堡同称要害,筹边者其毋忘戒严乎。本堡庙儿台、常峪堡口、得胜梁、青边堡西、谎墩梁俱可设伏兵。堡墙一角清时,葛峪堡所辖的长城东至大白阳堡三十里,西至常峪口堡七里,南至宣化府治四十里,北至边墙十五里。所管边口台汛十处,东自赵川堡边界总了台起,西至张家口边界破路台止,计长五十七里九十四步沿边墩台三十六座可见此时葛峪堡管辖也已缩小。   葛峪堡是明廷防御北元势力进攻的前沿,这里抗击入侵的战斗也异常惨烈。据史料记载,从明成化八年(1472年)置第一任参将李延起到崇祯朝最后一任姜暄止,共有55人在葛峪堡任职参将,他们中很多都在抵御北元势力的入侵战争中为国捐躯。   嘉靖六年(1527年)北元入侵葛峪堡,宣镇总兵同知充参将王经率兵增援。面对数倍于己的元兵,王经身先士卒,带领全体将士奋勇出战,不幸中流箭而死。同年,北元数万兵力再袭葛峪堡,参将王镇率千余驻堡明军奋起反击,与敌大战十余次,斩敌无数,最后全部战死。高怵山(葛峪堡人)任参将时,曾多次与敌交战,并取胜。最后一次,因寡不敌众,被杀斩首。这里还有一段奇闻:传说当敌人将高怵山斩首时,其头掉在地上,正值地上有一羊头。高怵山迅速抓起羊头按在自己脖子上,转身上马,舞动银枪,杀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境。连杀数敌后,高才从马上坠地而死。事后,子孙在祭奠他时,仍将羊首置其项上。《宣化府志》中赞其曰:羊首以见忠勇之气,虽死犹生也。像这样的事例还有许多,这些忠勇的将士,在塞外大地抵御外侮的历史上书写了壮怀激烈的一页。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X